南方之南

路过不错过

快三年了啊。从撰写到修改再到投稿、拒稿再投稿……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失败了多少次,也不记得有多少期刊与编辑对它曾表示过不喜欢。直到今天,终于有编辑说它有潜在的贡献价值时,我已经无法判断它究竟是否真的具有科学价值了。尽管只是给了个修改和送审的机会,我也无法抑制这近三年来的委屈感与此时不知是欣慰还是心存希望的感激而流下的眼泪。它像是我的孩子,自出生那日起,便只有我在爱它。又怎么会甘心轻易放弃它呢?
我不会的,一直都不会。

评论